• 石家庄
  • 秦皇岛
  • 唐山
  • 邢台
  • 沧州
  • 承德
  • 张家口
  • 邯郸
  • 保定
  • 廊坊
  • 衡水
  • 京津
您当前的位置:您当前的位置 : 河北广电网 >> 访谈

[情义哥访两会]许皞:放眼未来 培养职业农民

来源: 长城网 作者: 2017-05-07 22:27:49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长城网聚焦2017全国两会专题访谈节目,政协委员建言献策、参政议政。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住冀全国政协委员、保定市政协副主席、河北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科学学院院长许皞。

  问题:首先很高兴许院长能够接受我们的访谈在刚开始您先给我们介绍一下,在本次两会期间您带来了哪些提案呢?

  许皞:我这些年一直在关注“中国未来谁种地”的问题,也就是我们的三农问题。三农的问题实际上困扰了我们这个国家几千年,三农问题里面的三农谁最重要?三农问题的核心是农民问题,如果把农民的问题解决了,三农问题也就化解了。为什么几千年来农民的问题解决不了?因为这个社会的发展,尤其工业化、城市化,这些要达到一定程度,国家的实力达到一定程度,才能从根本上去解决农民问题。也就是解决三农问题要从农业以外来寻找侧重力,才能解决了三农问题。

  现在我们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应该说我们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历史发生转变的时期,也就是我们的农民可以变变样了,由传统的农民叫法逐渐转变成职业农民。

  问题:请您谈谈对“职业农民”这个概念的理解?

  许皞:先说我们平常意义上的农民是个身份的概念。农民应该有一块地,还有一块宅子,他就在这块地、在这块宅子里面从事着生产劳动。一说农民就是朴实无华,从事着比较艰苦的劳动,过着相对艰苦一点的生活,这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农民,一说农民我们把这些事都跟他栓在一起了,实际上这是个身份的概念。

  身份意义上的农民这几千年延续下来,如何让农民的身份发生改变,只要改变了这个身份,农民就解放了。所以现在看来,由于我们国家的工业化、城市化,快速的进步,为我们农民改变身份带来了机会,也只有我们这个时代才可能完成几千年想完成没完成的任务,那就是农民的职业化。

  什么叫职业农民呢?未来的职业农民就是专门从事农业、生产、管理、运营,以农业为主要劳动内容的一种职业,他和工业、知识分子、军人都是一样的,属于职业的一类,而不是身份。职业农民未来他种的地不一定是他们家的,他到哪儿都可以种地,因为他有种地的技能,有从事农业各方面劳动的能力。

  而且那么职业农民不一定完全都来自于农村,也不是农民的继承人,不一定是农民的儿子,也许是城里的,受过各种教育和训练的,搞过各种经营的一些城里人回去,也许是刚受完高等教育的硕士、博士和本科,甚至有可能还有一些外国人也可以到我们中国来当职业农民,这都是可以的,就是职业农民不是农民的直系继承者,而是对这个行业的继承人。

  问题:“农民”这个职业会得到认可?

  许皞:随着时代的进步,越来越多的人会喜欢上农业。可以这么说,农业是个长寿行业。过去为什么一说从事农业劳动人们都要回避,都躲呢?因为太辛苦,现在机器代替人的劳动越来越多,而且是农业的高科技,各种方面发展很快,农业不再是受苦的行业了。另外,随着土地流转、农业生产规模性经营越来越多,以及人们对回归农村、回归自然的向往,会有更多更多的人喜欢上农业、喜欢上农村、喜欢上城市以外的这片土地。

  问题:多年来您一直关心“中国未来谁种地”的问题,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担忧?

  许皞:因为这是一个大的观念,需要慢慢转变,不仅仅是高层面上的人要去想这些事,而且要逐渐的让我们所谓的社会成员认识它和了解它,这需要一个过程。为什么十年呢?我从2004年提出来中国未来谁会种地的问题,当时很多人一下反应不过来,在那个时候,农民劳动力富余的不得了。我提出来以后,慢慢一些相关的行政管理部门以及相关的社会精英们就开始出了这么一个题,人们就开始了探索。五、六年以后,也就是2010年中国一号文件正式用了这个“中国未来谁种地”的问题。

  职业农民它也是一个慢慢的过程,一个是社会要有一个转变观念认识它的过程,同时我们还要按照我们的发展阶段,要跟我们的发展阶段同步,不能在时间上错了位,步调得一致。

  职业农民现在要做的,首先让更多的人去认识到职业农民是我们未来中国农业生产的劳动主题,劳动者都得从这出。第二个,农民的职业化是要解决一个我们战略性的问题,就是由中国的三农问题转变成一农问题。当我们的农民都职业化以后,身份意义上的农民慢慢就退出了,也就没有农民问题了,没有农民问题还有农村问题吗?三农,农业、农民、农村这两个不存在了,就还剩了一个农业现代化的问题,所以这是一个颠覆性的设计,也就是一下把困扰我们几千年的三农问题彻底解决。

  如果现在就开始安排,先在相应的农业院校开始培养高端的职业农民作为领头羊,需要高等人员,尤其农业管理,农业链条是很长的,各个环节上的领头羊,需要教育部门设这样的专业,得允许他招生,所以从学历教育上要尽快的有这么一个栏目出来。然后中等的农业技术学校再培养直接的农技人员,不一定是农民的孩子。还有一部分农民,我们还得用到一线农民,对他们进行相应的技术和知识的培训。所以整个的教育体系先得建起来,而这个如果我们要想用这几十年来完成我们中华民族盼望几千年想解决的问题,也就是三民转变成一农,就得从教育体系上先开始,然后逐渐的准备政策,包括土地政策,人员的流动政策、身份的认可、资源的分配、各种待遇,这一系列可以一点一点往前走,但是教育必须得先开局。

    问题:党和政府一直把三农问题当做重中之重,按您的研究,农民真正成为一项职业还需要多久?

    许皞:如果我们现在按着这个把教育什么都弄好,三到五十年就实现了一农化,叫三农变成一农。为什么这么说呢?也就是第一代农民工老去的时候,身份意义上的农民就基本没有了,已经由我们职业农民替代了,所以大致算他们现在就五十岁左右,三十年,然后还有一部分四十几岁的,五十年,也就半个世纪解决了。为什么现在能够想象的出来,因为我们中国改革开放这三十几年,给我们创造了这样的条件,要没有改革开放,这前边五千年,后边还得五千年,三农问题仍然存在。也就是工业化、城市化各方面的进步带动了农业的发展。

  

关键词:全国两会,访谈,许皞,职业农民,三农问题

责任编辑:韩建强
关闭
河北广电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1-68127911
版权所有 河北广电网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1312006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05104号 冀ICP备09014220号